?

返回首頁(yè) 傾聽(tīng)民意 為民發(fā)聲 開(kāi)化民智

我要投稿
您的位置:首頁(yè) > 新聞資訊 > 列表

人生檔案(四章)

2022-12-20 19:49:23 www.oc3-line.com 來(lái)源:時(shí)評界 有0人發(fā)表了看法
[導讀] 因為我的父親于1957年被錯劃為大右派,我是右派的崽子,自然不在人們的愛(ài)慕之列。58年大家吃飯都吃大灶,母親從工廠(chǎng)下班后抱著(zhù)我卻打不到飯吃,廚師說(shuō)我們是右派家屬,領(lǐng)導不讓給右派...

  作者:郭喜林 稿源:時(shí)評界 編輯:洪小兵

生不逢時(shí)

  我出生在1958年3月,卻讓我寒冷得比冬天還要冷。

  因為我的父親于1957年被錯劃為大右派,我是右派的崽子,自然不在人們的愛(ài)慕之列。58年大家吃飯都吃大灶,母親從工廠(chǎng)下班后抱著(zhù)我卻打不到飯吃,廚師說(shuō)我們是右派家屬,領(lǐng)導不讓給右派家屬打飯。還是母親多次去找領(lǐng)導理論,我們才有了飯吃。

  1959年春天,因為組織上讓我父親到農村勞動(dòng)改造,于是我們一家人由城市人變成了農村人。

  在山西晉城西南一個(gè)偏遠的小山村里,我們一家六口人卷縮在既黑又暗的兩間土坯屋里,開(kāi)始過(guò)農家生活,和老鄉一樣干農活。

  到上高中時(shí),村里干部不讓我上高中,說(shuō)我是地、富、反、壞、右“五類(lèi)分子”子弟。我初中的老師為之生氣,樊校長(cháng)在村干部面前把好話(huà)說(shuō)盡無(wú)濟于事。所以,我初中畢業(yè)只能當農民。又矮、又瘦、又黑的我,每天忍饑挨餓,和農民們在太陽(yáng)下修理著(zhù)漫山遍野的梯田。

柳暗花明

  1978年,我在晉城縣城里拉大平車(chē),從煤礦往火電廠(chǎng)運煤,給生產(chǎn)隊里掙錢(qián)搞副業(yè),一車(chē)拉一噸多,上坡時(shí)全憑拉車(chē)人相互助推,每天餓得肚子咕咕叫。一天要拉十來(lái)趟,收工回到駐地已是全身乏力,黑糊糊的一身像下煤窯出來(lái)的,沒(méi)法洗澡,只能用臉盆里的半盆水簡(jiǎn)單擦洗一下。

  那年夏天剛過(guò)完,覺(jué)得好長(cháng)時(shí)間沒(méi)見(jiàn)父母,就抽空步行九十華里回家看了看。這才知道父親已去河南新鄉落實(shí)政策了,聽(tīng)說(shuō)中央有文件,能給57年錯劃右派的人摘帽子、平反。不知怎么回事,當時(shí)我總不太敢相信這會(huì )是真的,并且還擔心父親這一去會(huì )不會(huì )出什么意外。我把自己的擔心告訴母親時(shí),她說(shuō)不會(huì )有什么事,還說(shuō)我爸在新鄉有很多熟人,又不是什么人生面不熟的地方。因為文化大革命時(shí),我父親常常挨批斗,所以我始終對父親的新鄉之行擔心。也許,母親看出我放心不下父親,怕我不進(jìn)城給隊里搞副業(yè)掙不到工分,母親便一再催我走。

  然而,擔心歸擔心,但也真心期盼著(zhù)父親在政治上能得到解放。因此,每天拉煤收工回到駐地,就盼著(zhù)早點(diǎn)得到父親的好消息。說(shuō)也奇怪,那一段時(shí)間里每天都做夢(mèng),既有好的又有壞的。白天和同伴在一起拉車(chē)也在心中默默地為父親祈禱,希望他老人家能擺脫二十年所受的精神折磨與枷鎖。

  當后來(lái)得知父親的右派問(wèn)題得到落實(shí)時(shí),我的心中又特別的平靜,感覺(jué)父親本來(lái)就是好人,本來(lái)就不該把他打成右派。所以,我當時(shí)沒(méi)有像其他孩子一樣欣喜若狂的興奮感。

城市人改變不了農村習慣

  1978年9月中旬,父親在新鄉辦好了父親、母親、我和弟弟的戶(hù)口遷移手續。從此意味著(zhù)我們又將成為城市人。

  但是,我們全家并沒(méi)有像其他回城的人家那樣,急著(zhù)把家搬到城市去的心情,我們到新鄉是一年以后的1979年11月13日。

  由于在農村18年的生活,讓人感受了太多的苦難,全家人經(jīng)常沒(méi)吃沒(méi)喝,冬天寒冬臘月穿不上棉衣棉褲,春天快過(guò)完時(shí)沒(méi)有單衣?lián)Q下冬裝。不管是冬裝還是夏裝,上面都有許多大大小小的補丁,而且什么顏色的補丁都有。鬧饑荒的日子,餓得人饑腸轆轆,頭暈目眩?;氐叫锣l能吃上潔白的大米飯和蒸饃,就覺(jué)得是過(guò)上了共產(chǎn)主義生活,很知足、很知足,絕無(wú)生活上的其他奢侈之想。

  實(shí)際上,我們剛來(lái)新鄉的前幾年里生活過(guò)的非常緊巴,父親一個(gè)人的工資總花不到下月發(fā)工資的時(shí)候,時(shí)常還得向他人借錢(qián)。因為我哥和我姐已結婚成家留在農村老家,我和弟弟又沒(méi)個(gè)工作,再加上很多親戚要來(lái)看望父母,人來(lái)客去的開(kāi)銷(xiāo)較大,所以我們的生活自然更緊一些。我們的一日三餐大多是稀飯,只有星期天中午吃一頓撈面條或大米飯,我們吃的菜大多是白菜和羅卜絲。父親機關(guān)里的人都知道我們的生活艱苦,有時(shí)還像憶苦思甜似的,但他們這些人也常到我們家嘗嘗鮮。

  我們就這樣在城市里生活著(zhù),直到我和弟弟娶妻生子獨立生活,在穿衣吃飯等生活方面也沒(méi)有多大的改進(jìn)。我們兄弟兩個(gè)沒(méi)有被媳婦改變了我們,反倒讓我們把兩個(gè)媳婦們改變了不少。如今,她們兩個(gè)也早已學(xué)會(huì )了做山西拉面與和饸饹等山西口味的飯菜,而兩個(gè)孩子們也都在潛移默化地接受著(zhù)這樣的生活習慣。

在城市走自己的路

  從農村到城市,自己做人的本質(zhì)沒(méi)變。農村人的憨厚、正直、踏實(shí)和誠信,是自己在這個(gè)城市立足的根基。偷懶?;?,我怎么也學(xué)不會(huì ),也從未想學(xué)那些歪門(mén)邪道的東西。所以,我在這個(gè)城市交往的朋友也大多與自己是同一類(lèi)型的人。

  雖然父親是局長(cháng),但他清正廉潔的秉性,卻是對我們子女進(jìn)行言傳身教最好的老師。對于我們子女的工作全靠我們自己,父親決不允許我和弟弟打著(zhù)他的旗號去走后門(mén)托關(guān)系。

  我到肉聯(lián)廠(chǎng)車(chē)間工作,是從當工人到小組長(cháng),又從小組長(cháng)干到工段長(cháng)和廠(chǎng)部辦公室主任兼黨委辦公室主任的。當企業(yè)不景氣,自己遭遇下崗失業(yè)后,自己面對困難不低頭,到民辦學(xué)校和民營(yíng)企業(yè)打工搞管理,一干又是13年。

  從農村回到城市的40多年里,本人于1984年至1988年,利用業(yè)余時(shí)間攻讀大學(xué)課程,取得了漢語(yǔ)言文學(xué)和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兩個(gè)大專(zhuān)學(xué)歷文憑,為自己上任各種不同崗位的工作打下了基礎。由于本人愛(ài)好業(yè)余寫(xiě)作,自1984年8月發(fā)表作品至今,已在國家、省、地市等各級報刊雜志和網(wǎng)絡(luò )忙媒體發(fā)表各種體裁與題材的作品10000多篇(首),并筆耕不止,力求精神快樂(lè ),笑對人生。

  歷經(jīng)人生風(fēng)雨與磨難,方知什么是幸福。人的一生,可以說(shuō)既有享不完的幸福,也有遭受不完的苦難。環(huán)境能造就人,每個(gè)人不是天生就該享福,也不是天生就能吃苦受罪,一切都在于你所處的環(huán)境。一個(gè)人只要不是懶漢和懦夫,只要想生存,就能隨時(shí)隨地克服所面對的一切困難。只不過(guò),有一個(gè)令人痛苦的規律,凡是我們苦盡甘來(lái)時(shí),人們大多已是年老體弱,疾病纏身。如果能夠打破這個(gè)人們不喜歡的規律,那該是多么好啊!

更多

熱門(mén)關(guān)鍵詞:檔案 人生 郭喜林

  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:時(shí)評界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作者和時(shí)評界共有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(jīng)本網(wǎng)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(lái)源:時(shí)評界”。紙媒使用稿子,須告知本網(wǎng)站,由本網(wǎng)站提供作者聯(lián)系方式,由紙媒支付稿酬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(wǎng)將追究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  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:XXXXX(非時(shí)評界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  如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存在問(wèn)題,請在兩周內同本網(wǎng)聯(lián)系,聯(lián)系方式:電話(huà):15275837293 E-mail:spj@shipingjie.net QQ:1969838368
  時(shí)評界暫未實(shí)行稿件付費制。所有投稿的作者,本網(wǎng)均視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項聲明。
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