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返回首頁(yè) 傾聽(tīng)民意 為民發(fā)聲 開(kāi)化民智

我要投稿
您的位置:首頁(yè) > 雜談隨筆 > 列表

袁文良:難忘兒時(shí)的“話(huà)匣子”

2024-06-17 17:11:07 www.oc3-line.com 來(lái)源:時(shí)評界 有0人發(fā)表了看法
[導讀]  每當看到老人們口袋里裝著(zhù)袖珍收音機,一邊散步一邊聽(tīng)著(zhù)新聞或歌曲,我就會(huì )想起兒時(shí)老爸的那臺“話(huà)匣子”。而當時(shí)農村人所說(shuō)的“話(huà)匣子”就是現在普普通通的收音機。...

  作者:袁文良 稿源:時(shí)評界 編輯:洪小兵

  每當看到老人們口袋里裝著(zhù)袖珍收音機,一邊散步一邊聽(tīng)著(zhù)新聞或歌曲,我就會(huì )想起兒時(shí)老爸的那臺“話(huà)匣子”。而當時(shí)農村人所說(shuō)的“話(huà)匣子”就是現在普普通通的收音機。

  1962年,國家財政困難,對公職人員和市民戶(hù)實(shí)行壓縮。老爸原在北京市公安局工作,作為一名共產(chǎn)黨員,積極響應號召,自此成了一個(gè)地地道道的農民。如今,老爸雖然已去世十幾年,但他對我和姐妹的教誨卻始終鳴響在耳畔:生活上不要鋪張浪費,一定要精打細算、勤儉節約。

  記得我剛上小學(xué)時(shí),村北頭宋爺爺那位在縣里當工人的兒子為其買(mǎi)回一只“話(huà)匣子”,閑暇時(shí)宋爺爺就會(huì )半閉著(zhù)眼睛去聽(tīng)。聽(tīng)說(shuō)“話(huà)匣子”可以按時(shí)播報天氣預報,還按時(shí)播講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、長(cháng)篇評書(shū)、革命歌曲、現代京劇等,我便于每天下午放學(xué)后,便與同班宋爺爺的小孫子一起匆忙喝到宋爺爺家,一起爬在土炕上,和宋爺爺一道或聽(tīng)劉蘭芳播講的《岳飛傳》,或聽(tīng)曹燦播講的《鐵道游擊隊》,有時(shí)也聽(tīng)上幾段京劇,或是聽(tīng)一會(huì )《小喇叭開(kāi)始廣播了》。尤其是在聽(tīng)京劇時(shí),宋爺爺還會(huì )閉著(zhù)眼睛、晃著(zhù)腦袋哼出戲詞來(lái),我和宋爺爺的孫子則用嘴“敲打”出鼓點(diǎn)。

  有一天聽(tīng)完“話(huà)匣子”從宋爺爺家出來(lái),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下起雨來(lái),我被澆成了“落湯雞”。老爸看著(zhù)濕漉漉的我,用毛巾為我擦拭身上的雨水,意味深長(cháng)地對老媽說(shuō),孩子都8歲了,也該是兌現承諾的時(shí)候了。原來(lái),老爸和老媽訂婚時(shí),承諾給老媽買(mǎi)一件禮物——話(huà)匣子,但直到結婚有了我也沒(méi)有兌現。那個(gè)年代,男方娶媳婦的嫁妝講究“三轉一響”,“三轉”即自行車(chē)、縫紉機、手表,“一響”即是“話(huà)匣子”。老爸與老媽結婚時(shí)卻只有自行車(chē)、縫紉機“兩轉”,因為干農活手表用途不大,加之那時(shí)家里較窮,另一轉的“手表”也就免了,而對于“一響”的“話(huà)匣子”,老爸只厚著(zhù)臉皮向老媽承諾結婚后掙錢(qián)再買(mǎi)了。

  第二天剛好是星期天,吃過(guò)早飯,老爸騎車(chē)帶著(zhù)我來(lái)到縣城,在百貨大樓的柜臺前,老爸從懷里摸出一個(gè)褶皺的小包,一層一層地打開(kāi),拿出攢了好幾年的錢(qián)買(mǎi)了一臺“鶯歌”牌的“話(huà)匣子”,在售貨員阿姨的指導下調了又調,擰了又擰,才滿(mǎn)心歡喜地讓售貨員阿姨包好,斜掛在身上?;氐郊依?,如獲珍寶的取出來(lái)放在柜子上,又小心翼翼地打開(kāi)開(kāi)關(guān),調到適當的音量。老媽看著(zhù)“話(huà)匣子”,聽(tīng)著(zhù)里邊放出的歌曲,真是個(gè)喜極而泣,而我更是手舞足蹈了。

  有一天下午放學(xué),我到地里去找老爸老媽?zhuān)匆?jiàn)老爸把“話(huà)匣子”放在鋪了幾層草紙的地上,一邊干著(zhù)農活,一邊聽(tīng)著(zhù)里面播放的戲曲,還時(shí)不時(shí)的跟著(zhù)哼上幾句。休息時(shí),老爸卷上一支土煙,點(diǎn)燃后猛吸了幾口,隨后吐出個(gè)大大的煙圈,跟著(zhù)話(huà)匣子又敞開(kāi)嗓子開(kāi)唱了起來(lái),而老媽也不閑著(zhù),陪著(zhù)老爸一起唱起了陜北民歌《夫妻識字》:黑格隆冬天上出呀出星星,黑板上寫(xiě)字放呀放光明。什嘛字放光明?學(xué)習,學(xué)習二字我認的清……

  如今,自己已經(jīng)步入了退休干部行列,那種老式“話(huà)匣子”也早已淡出了我們的生活,家里現有的一部收音機也顯得更加小巧精致,其功能也更加豐富。但承載了老爸無(wú)限歡樂(lè )、陪伴我快樂(lè )童年的“話(huà)匣子”,仍時(shí)不時(shí)地出現在記憶中,它記錄并反映了社會(huì )的發(fā)展、時(shí)代的變遷和人民生活獲得感、幸福感的提高。

更多

熱門(mén)關(guān)鍵詞:話(huà)匣子 袁文良

  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:時(shí)評界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作者和時(shí)評界共有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(jīng)本網(wǎng)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(lái)源:時(shí)評界”。紙媒使用稿子,須告知本網(wǎng)站,由本網(wǎng)站提供作者聯(lián)系方式,由紙媒支付稿酬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(wǎng)將追究其相關(guān)法律責任。
  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:XXXXX(非時(shí)評界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(wǎng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和對其真實(shí)性負責。
  如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存在問(wèn)題,請在兩周內同本網(wǎng)聯(lián)系,聯(lián)系方式:電話(huà):15275837293 E-mail:spj@shipingjie.net QQ:1969838368
  時(shí)評界暫未實(shí)行稿件付費制。所有投稿的作者,本網(wǎng)均視為充分理解并接受此項聲明。


?